伍次友【悟慈长老】长阿含经新译(20)-修当下一念

2019年03月15日 | tags | views 2

伍次友【悟慈长老】长阿含经新译(20)-修当下一念

伍次友
佛时颂曰:
密云聚虚空,电光照天下。毘婆尸降胎,光明照亦然。
日月所不及,莫不蒙大明,处胎净无秽,诸佛法皆然。
佛陀这时以偈颂说:像密云集聚在虚空里,也似电光普照天下一样,毘婆尸佛降神托在其母亲的胎内时,其放出的光明也是和这种景象同样的慈光普照!连日月的光明所照不到的地方,都没有不蒙受其大光明的。菩萨处在母胎时,一切都是清净,没有垢秽,一切诸佛的常法都是这样的。
「密云聚虚空,电光照天下。毘婆尸降胎,光明照亦然」。密云为稠密的黑云,电为万物所有的一种感受力。电光则由电所发的光,有着迅速无比的威力。古时是采其有如打雷时的电光──闪电,也就是一种绝大的光明之义。譬喻空中黑云密集无际的天空,都成为黑暗的世界,此时的闪电之光,会使一切黑暗顿时消灭,此种光力,是绝大无比!当毘婆尸佛降下兜率天,而托投在母胎时,有一种绝大无比的威力光明,在普照天下,使一切处所都得沾润其光明,其情景是有着如电光扫荡一切黑暗一样!
「日月所不及,莫不蒙大明。处胎净无秽,诸佛法皆然」。这种光明一出,则不但是日月无光,就是平时日月所照不到的地方,也就是如堕入地狱,不见天日的众生们所居住的幽冥世界,都顿时得大光明,都没有不蒙受此种绝大的光明的。毘婆尸佛降神住在母胎时,是这样的清净光明,一点也没有垢秽的现象可言。这种事情不唯是毘婆尸佛如此,就是所有的佛陀由天上降下托在母胎时,都是同样的会放大光明,会普照一切,使一切都觉得清净没有垢秽。
诸比丘!当知诸佛常法。毘婆尸菩萨。在母胎时,专念不乱。有四天子,执戈矛侍护其人。人与非人,不得侵娆,此是常法。
诸比丘们!应该知道诸佛寻常之法。毘婆尸菩萨降灵在其母胎的时候,是正念不乱的。是时有四大天王各执戈矛,在侍候拥护胎内的菩萨与其母亲。因此,人和非人等众生,都不能侵害娆乱他们。这是诸佛住胎时的常法。
佛陀又继续其阐扬诸佛的寻常之法说:「诸比丘」们!你们应「当知」道「诸佛」的寻「常」之「法」。「毘婆尸菩萨」自兜率陀天降下,降灵「在」其「母」亲的「胎」内「时」,是「专念不乱」的。专念为专心注念于一境,不乱则心不驰散,和上面的正念不乱一样,既为补处菩萨,则降灵住胎时,是已离开分别,而念「法」的实性,是舍相入实,而入正定当中。
「有四天子,执戈矛侍护其人」。四天子为四大天王,居住于第一层天的四个角落。所谓东方持国天王,南方增长天王,西方广目天王,北方多闻天王是也。此四天王,是释帝天的外将,各护一个天下,故亦称为护世四王。他们因见菩萨降下人间,寄托母胎之故,觉得责任的重大,故各各都手执戈矛,正在侍候保护这位已托胎的菩萨,便人不得加害。所谓「其人」,是指降灵托胎的菩萨,也包括孕有菩萨的生母。戈为平头戟,矛为长柄而有刀的兵器,都是古时的武器。
四大天王有着护国佑民,驱邪逐恶,拥护正道的缘故,自会负起保护降胎的菩萨的责任。既有天王严防以待,则「人与非人,不得侵娆」。人为人类,非人为天龙八部等众的总称,也就是对于人类而谓天龙八部,以及恶鬼等冥众,总称为非人。娆为娇娆,是娇美的样子,侵为侵犯。不管是人,或者是鬼神,如果以武力想予以加害,或者是以柔软的方法想予以破坏伤损菩萨的灵胎与菩萨的生母的话,都因四大天王稠密护卫之故,绝对没有机会得逞其想加害的恶念。释尊说「此是」诸佛际灵住胎时的「常法」!
佛时颂曰:
四方四天子,有名称威德。天帝释所遣,善守护菩萨,
手常执戈矛,卫护不去离,人非人不娆,此诸佛常法。
天神所拥护,如天女卫天,眷属怀欢喜,此诸佛常法。
佛陀这时以偈颂说:四方的四位天王,均为是有名闻远布与威德的天神,是帝释天所派遣而来的,他们都能称职,善能守护在母胎的菩萨的天王。各位的手里都常执戈矛,在卫护菩萨的母子而寸步不离。因此,恶人与恶鬼神们,都不能妖媚扰乱他们。这是诸佛降世住胎的常法。菩萨降神住胎时,定会受到天神所拥护,犹如天女们卫护诸天一样。诸天的眷属们,都会怀着喜悦的心情,是诸佛的寻常之法。
「四方四天子,有名称威德。」四天子为东南西北,一四天下的四位天王,是古来就名称普闻。他们都具有了威大的神力,都有着堪以驱邪逐恶,拥护正道的能力,凡是邪的都会找机会把它破灭,凡是正的都想尽办法保护,使其永存不灭。他们的这种以善德为基本的威力,去消灭邪恶之事,是人人炙口皆知的。「天帝释所遣,善守护菩萨」。在长文里已述过,四大天王是帝释天的外将,是承受天帝的敕令,而巡视天下,而惩恶奖善的善神。凡是天下的大事,没有不知而注意,而干与的。何况菩萨既由兜率陀天降下人间,住在母胎,自会引起他们特别的关心,而提高警觉,觉得责任之重大。因此会特别的善加保护这位已住胎的菩萨。
「手常执戈矛,卫护不去离」。天王们如果遇到其它的事情发生时,虽然也会以手执武器去应付,不过有时定会交代其它的部下去处理,惟对于菩萨降胎事,是个天大的事之故,不但要亲自出马,还要常时保持手不离器,还要常时守护在住胎的菩萨的身边,不敢有些疏忽,不敢离去。因此,「人、非人不娆」。也就是因为有四大天王随护在身边之故,不管是任何人,不二论是任何鬼神,都不得娆乱,不得破坏。「此」种菩萨降灵住胎时,自会邀到天王的常时保护一事,乃是「诸佛」的「常法」,也就是诸佛一定的程序。
「天神所拥护,如天女卫天」。菩萨住胎时,定会得到四大天王诸神所拥护一事,有如天女们常常侍卫在诸天神的身边,寸步不离一样,可说是生死与共!「眷属怀欢喜」。眷属是指尽忠于天神们的天女,是正指护持住胎的菩萨的四大天王。天女既为诸天的眷属,自会由衷的喜欢服侍诸天,四大天王既为驱邪逐恶的善神,自会喜欢为正法的代表者──菩萨效劳。「此」种事,正是「诸佛」降胎时,自会发生的「常法」。
又告比丘,诸佛常法:毘婆尸菩萨,从兜率天降神母胎,专念不乱,母身安隐,无众恼患,智慧增益。母自观胎,见菩萨身诸根具足。如紫磨金,无有瑕秽。犹如有目之士,观净瑠璃,内外清彻,无众障翳。诸比丘!此是诸佛常法。
佛陀又告诉诸比丘们,有关于诸佛的常法说:毘婆尸菩萨由兜率天降神在母胎时,专念不乱,母亲的身体很安隐,不但没有种种忧恼灾患,还增益不小的智慧。其母能自观察其胎,看见菩萨的身体的诸根具足,有如紫磨的黄金那样,没有半点的瑕疵垢秽。犹如明眼的人,在观看清净的琉璃一样,内外清净透彻,没有种种障。诸比丘们!这是诸佛的常法。
佛陀「又告」诉诸位「比丘」,有关于「诸佛」降灵入胎时,必定会有的现象──「常法」。以「毘婆尸菩萨」之例来说,当他「从兜率」陀「天,降神」在其「母胎」之时,是「专念不乱」,也就是正念而有定力的缘故,心不散乱,意不动摇。「母身安隐,无众恼患」。菩萨的母亲因怀有菩萨的圣胎之故,影响所及,身体不会因有身孕而致诸多不便,是非常的平安隐妥,非常的自在,不像有身孕之人那样会觉得众苦逼迫,百患缠身,烦恼莫大,而是身心安祥之故,不知苦恼灾患为何物。
「智慧增益」。因菩萨在胎内之故,其母也会突然具有深远的智慧。「母自观胎,具菩萨身,诸根具足。如紫磨金,无有瑕秽」。紫磨金为紫磨黄金,是阎浮檀金的一种。据说具有紫色而光。瑕为玉上的毛病,所谓玉上的斑痕污点是。怀有菩萨圣胎的母亲,因有深远的智慧之故,能够亲自观察看到自己的腹内之菩萨圣胎。她看到胎内之菩萨身早已具足了诸根,也就是六根都很完整美好。身体是呈现紫磨黄金之色,是没有半点的垢秽毛病。已经是妙相庄严!
「犹如有目之士,观净瑠璃,内外清彻,无众障翳」。有目之士为开觉眼之人,是眼睛睿利之谓。瑠璃译为青色宝,是透明清净的物体。菩萨之母,观察看到胎内的菩萨的情形,有如具有了睿利的眼晴之人,在手中观看透明而清净的宝珠一样,不管是内与外,都是清净透彻,绝没有甚么障蔽可言。释尊说后,叮咛诸比丘们说:「此是诸佛」托胎时的「常法」!
尔时世尊,而说偈言:
如净瑠璃珠,其明如日月。仁尊处母胎,其母无恼患,
智慧为增益,观胎如金像,母怀妊安乐,此诸佛常法。
这时释迦世尊,用偈的体裁说:住胎期的菩萨,其清净的程度,有如透明的宝珠,其光明好似日月在照耀。菩萨降灵处在母胎时,其母亲因托福而没有忧恼灾患,智慧为之增益,菩萨之母,亲自观察胎内的菩萨时,有如一座金像。菩萨之母怀孕时,非常的安隐快乐。这种现象是诸佛在住胎时的常法。
偈颂长文都大致相同,并没有甚么增减,只是叙述的次序先后有些不同耳。
「如净瑠璃珠」是说降灵住胎的菩萨之六根清净的程度,有如内外透彻的宝珠一样,一点也不会觉得有甚么毛病垢秽。「其明如日月」是说菩萨的身体会发亮,其光亮的程度有如日月的光明在照耀万物一样。「仁尊处母胎,其母无恼患」。仁尊是指毘婆尸菩萨,因为是补处菩萨,也是将降世成佛。具有了大慈悲度化众生的缘故,堪称为最为有仁慈的圣尊!他处在母胎时,让其圣胎的肉亲,会直接受其福阴,故在菩萨住胎的期间内,已脱离种种的苦恼灾患,自不会再和世人一样的有了甚么苦恼灾患可言。
「智慧为增益,观胎如金像」。既怀有圣贻,自会有了深远的智慧,有智慧即能观察一切,内自体内,外洎天地。当她亲自观察自己体内的圣胎时,即发见体内的圣胎,有如一金人之像,也就是在长文里所谓的紫金色相。「母怀妊安乐」。由兜率陀天降灵住胎的菩萨,是正念不乱之故,俾其母亲在怀妊的期间内,得以过看非常安隐的每天!佛陀结语说:「此诸佛常法」。这就是诸佛住胎时,一定的常法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搜索本微信公众号“修当下一念”或“fofa-84000”,点击“关注”即可。